下雨天开车小心路滑

  • 无证驾驶,谨慎上车

  • 玩了个梗。我先不说,你们看到再打我吧。可以打我不可以打死我w

  • 时间设定大概就是这几天,八月底九月上吧。然后背景里的那些情啊爱啊,别信哈哈哈哈(最后拐到谈情说爱上并不是我的本意_(:з」∠)_

  • 觉得ooc打我就好,回来还要继续爱我们砰砰哟,笔芯笔芯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到家。家里的其他住户不是还在上课,就是下课直接去玩了。阴沉的雨天下午,房子里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而显得特别安静。

谷嘉诚先发话了:“嘉成,洗澡你先吧。”

“呐。”

 

——难得两人课程一起结束,凑了同一辆的士回来。偏偏两人一起变傻,没一个人把伞带回来。所以尽管的车师傅开得再近,两人还是被大雨淋了一段。后脑勺的头发滴答往下淌水,帽子也湿了。

 

谷嘉诚先将湿掉的外衣外裤脱了下来。坐在沙发上等伍嘉成洗好。早晨不知是不是都走得急,客厅的窗帘没人拉开,此时因为外面的阴雨天气,屋内显得尤为昏暗。除了隔了一道门传来的淋浴水声,屋内几乎没有其他声音。晦暗和寂静,突然交织出一种隐秘的气氛,恍若步入一个平行时空。房子还是那个房子,却不会再有外人踏入。恍惚间,谷嘉诚听见自己的呼吸声,一声一声。

 

“啪嗒”门开了。伍嘉成洗好了。拿毛巾一下一下呼噜着凌乱的头毛。

“谷,你去吧。”边说着边斜眼找着对话那个人,看见他拿着东西走过来,却是只穿了个底裤。不禁调侃:“你脱的也太快了吧?”

擦身而过的人只是拿眼睛望了他一言,却没答话。

伍嘉成觉得怪怪的,但又没放在心上。毕竟这人话经常懒的说。他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擦起了头发,谷嘉诚刚刚坐过的位置。

 

发了一会儿愣。伍嘉成突然惊醒。自己头发也擦完了,愣也发了好一会儿,谷嘉诚怎么还不出来?仔细听,现在浴室好像也没有水声传出了。

习惯性关心对方的他边喊谷边往浴室走,没听到回应就准备推门。结果门在这个时候从里面打开了。

谷嘉诚已经穿好内裤。但是水汽明显散去了些,倒像是洗好了一会儿了。

“老谷你待会儿准备干嘛?我昨天看完了电脑里的电影存货,今天突然不知道要干什么了,好无聊昂~~”

谷嘉诚今天却像是不同寻常的话少,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他,他有些讷讷。忘了接下去的话。

换滴溜圆的眼睛看着他,有些愠意。

却在下一秒被对方捕获在双臂之间。

 

他惊呆了。

 

虽然最近锻炼了些,手臂的肌肉比肥肉多了,但是还是推不动谷嘉诚,就跟座山一样。他被圈在了谷嘉诚的怀里。从上到下紧紧贴着。谷嘉诚倒不是箍得紧的那种抱。而是整个人把重量摊在了他身上。腰被环着,肩被压着。倒像只大狗,浑身的重量都往主人身上压。谷嘉诚的呼吸朝着他的脖子,痒得他想推开。

 

又试着推了几下,倒真的被他推开了。他手撑着对方的上身,直直的望进对方的那一双下垂眼:“谷嘉诚,你怎么了?”

语气还是关切的。毕竟最近大家状态都不稳,他们都有失控的权利。何况前面两个星期一直是对面的这个人陪着他,开导他。

 

“嘉成,你是不是只有我可以靠了?”他心里明白对方说的是依靠的抽象意思,突然脑中有个礼球被敲开一样。红的蓝色紫的金的各种各样的彩带飘散,最近很多事在脑海中正放倒放,各种想法发酵,情绪万千,竟分不清是哪种情绪更多。他只知怔怔的点头,抵着对方胸膛的手也渐渐松开了。

谷嘉诚趁势越靠越近。

伍嘉成不知道谷嘉诚要干什么,他只知道他现在一动也不敢动。突然感觉到下身和对方贴的很紧,刚刚竟然只是推开了上半身而自己忘了下半身。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句。

下一秒却感觉脖子上有一下湿润的触感。

——脖子被亲了一口。

这下伍嘉成连思考都停止了。全面宕机。


此处换乘


他俩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,又好像什么都还没变。好像本来就是这么亲密一样。

伍嘉成与谷嘉诚。

评论(13)
热度(71)